王杰捡别人挑剩的歌做专辑,销量让教父无话可说_娱乐频道_凤凰网

2017-09-26 10:42

当下乐坛,教父咖位的音乐匠人,罗大佑往下数就是李宗盛。罗大佑走人文关怀的风格,李宗盛则着眼于红尘俗世的男欢女爱。

关于爱情,大概是千百年来经久不衰的咏叹调。李宗盛也总有能耐让人唱尽爱情国度里,“你心中不与人知的小秘密”。

李宗盛出道之初,并非是幕后制作人的身份。年轻时代的教父,同样有着成为歌坛巨星的抱负,轧了几年乐队之后,他所在的木吉他合唱团也小有起色,甚至签约到大名鼎鼎的宝丽金唱片。

当年的宝丽金多牛,那可是诞生超级巨星的摇篮。邓丽君、许冠杰、谭咏麟、张学友,这些在华语乐坛排得上号的名字,都是发迹于此。

也许当年的李宗盛比较有自知之明,深谙娱乐圈是个先看脸蛋、再论才华的大染缸,自己虽然年纪轻轻,但脸上写满了饱经沧桑。

台前的歌手梦指定不好实现,不如曲线救国,即便迂回着也能实现,反正自己最不差的就是才华。

刚好赶上李宗盛当时的女朋友郑怡出《小雨来得正是时候》专辑,之前的制作人由于某些不能言明的原因,临阵撂挑子跑路了,病急乱投医的唱片公司找来李宗盛顶缺。

李宗盛摸着石头过河,华丽丽的实现了由歌手到制作人的转身,多年以后他功成名就,仍然没有忘记当年的歌手梦,时不时的撺掇出几首经典来给自己过过瘾。

因为年轻时自己那段并不怎么辉煌的歌手经历,教父特别了解歌手们的“疾苦”,简言之就是接地气儿,所以他为每个人量身定制的作品,都格外走心。

李教父可以称得上是“阅歌手无数”,说句危言耸听的话,经他捧红的歌手,比起汪峰自封的歌坛“半壁江山”,可要实至名归的多吧。

他创造了陈淑桦、周华健、赵传、娃娃、辛晓琪一个个的销量神话,让无印良品、莫文蔚、梁静茹闯出一片天,提携五月天、杨宗纬、李剑青。。。

可以说,李宗盛以制作人的身份挖掘歌手,硕果累累。他有识人之明,是歌坛久经考验的“伯乐”。

人常言千里马常有,但伯乐不常有,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,作为伯乐的李宗盛如果犯了错误,会有什么后果?

后果当然会很严重!因为他是教父嘛。

当年还不是浪子的王杰,跑到滚石唱片李宗盛的办公室,想在滚石谋个歌手的差事。80年代的滚石唱片在台湾简直牛到炸裂,初出茅庐的王杰自然想着找棵大树投靠。

试唱之后,李宗盛当面拒绝了王杰的请求,给出的理由竟然是

“唱歌太直白,可能将来不会红。没有颤音的歌手已经火了一个齐秦,其他人应该很难超越了。”

这个时候,可能李宗盛还没有意识到,他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,太高估了自己也太低估了王杰。

王杰跑到滚石的死对头——飞碟唱片,发行的专辑张张大卖,从销量上毙得滚石歌手满地找牙,一时间滚石唱片没有了招架之功。当年还是新人的陈升,被派上阵对抗王杰,最后落得惨败。

台湾唱片业界的龙头霸主交接给了飞碟,恰恰是因为王杰的发迹带动飞碟的腾飞,也恰恰是因为当年李宗盛拒绝了来面试的王杰导致,你说这个后果有没有很严重!

滚石与飞碟缠斗多年,一直是重人文风的滚石压着小弟飞碟打,李宗盛的无心之过把王杰推给了飞碟,无形当中帮助对手把自己东家干翻,不知道后来滚石的老板有没有清算老李这一出。当然这是句玩笑话。

了解过去华语乐坛辉煌的人,都会知道滚石与飞碟两家唱片公司的渊源。今天董小姐在这里稍作普及。

其实滚石与飞碟同出一门,我们可以理解为是一对分家之后的兄弟。70年代末段氏兄弟与吴楚楚、彭国华等人联合创立滚石杂志,后更名滚石有声出版社。

80年代初,吴楚楚与彭国华从滚石带着一批人自立门户,成立飞碟唱片。飞碟之名,便是为了影射滚石——“地有滚石,天有飞碟”,同出一脉的两家唱片公司,就此结下梁子,由此开启纷争。

滚石与飞碟的开山之作,分别是罗大佑的首张专辑《之乎者也》和苏芮的首张专辑《搭错车原声大碟》。

两家唱片公司不仅凭此攫取到商业上的第一桶金,奠定基业。并且卷起黑色风暴涤荡歌坛,成为台湾唱片史上最伟大、最重要的两张专辑。

在此后滚石与飞碟的对垒中,因为滚石的底子够硬,资源够多,所以声势上压过飞碟一头,直到王杰的出现,方才逆转了这种局面。

王杰与李寿全

被李宗盛拒绝的王杰后来被李寿全发掘,值得注意的是,李寿全在台湾可是不输李宗盛的金牌制作人。

他就是那首脍炙人口的《张三的歌》首唱者,李寿全的资历更多体现在制作人的角度,李建复《龙的传人》、潘越云《天天天蓝》、苏芮《搭错车原声大碟》这些经典皆是他制作出的专辑。

甚至人人都会哼唱的那支最经典的公益歌曲《明天会更好》,也是由李寿全担任制作人。李宗盛是众所周知的教父、金牌制作人,乐坛上人人景仰,但李寿全却是可以称他“小李”的那个人!

幸运的王杰,当年被李寿全慧眼识金,用现在的话来讲,好像他不红都天理难容。

但放在当时却没有这么乐观,李寿全给了王杰一批歌,都是“没有人要”的作品。

那些歌是被人家挑选之后剩下的,都是王文清写的歌,黄大炜不唱,其他人也不唱,王杰在中间找出了一批歌,并最终以王文清写的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命名专辑。文案上写着

专辑文案

他歌唱的很好,他的眼神深邃锐利,他的感情浓得化不开,他的背影比谁都孤单。和其他很多歌星一样,他有段长长的过去,虽然不能忘记,却也不用再提。因为一切正要出发,因为他将成为巨星,BORN TO CONQUER。

生来获胜,生来征服——王杰,站在卑微与高贵的交界对自己与全世界说:“我来了,一切便不一样了!”

献给——在爱情中心灵饥渴,在生活中百无禁忌,在音乐中追求个性的一代。

王杰与陈乐融

专辑的文案由陈乐融撰写,他是飞碟唱片的御用填词人。语境丰富、风格全面,几乎当时所有的港台红星都唱过他的填词作品,是影响华语流行乐坛的重要词人。

飞碟三巨头之一的陈大力

王杰叱咤歌坛的不羁“浪子”形象,大半则是唱片统筹陈大力的功劳。他是飞碟三巨头之一,另外两人就是吴楚楚和彭国华,陈大力早期司职歌手的定位包装,姜育恒、小虎队、林志颖的形象设定多半是他的功劳。

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的幕后班底中,还有负责全部编曲工作的陈志远,以及创作了许多经典作品、同时也是最为神秘的王文清。

编曲大师陈志远

陈志远是台湾唯一一个凭借编曲赚到一亿新台币的音乐人,经他编曲的经典无数,此处不再一一赘述。你只要记住,他与李寿全一样,是鲜有的几个可以叫李宗盛为“小李”的音乐巨匠之一。

王文清创作了最初捧红王杰的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《忘了你忘了我》等等一大票歌曲,陈百强攀上事业巅峰的粤语经典《一生何求》也是他的作品,叶倩文、赵传、吕方、彭羚、王力宏...都唱过他的歌,甚至连成龙大哥也有份!

齐秦的虹乐队

齐秦身边的白衣少年便是王文清,这是他仅有的几张影像资料之一。王文清曾经加入过齐秦的虹乐队,担任第二代键盘手。

1991年,齐秦在他巅峰经典的《狂飙演唱会》上,向台下观众介绍乐队成员时,指着长发飘飘的键盘手说道

“他就是王文清,写过很多歌,像《忘了你忘了我》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都是他的作品。”

王杰言之凿凿的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!拥有如此金光闪闪的人生履历,他却凭空消失了,而且消失的无影无踪,王文清成了华语乐坛的头号失踪者。

不过王杰说没见过王文清,这种情况也很正常。就像为邓丽君写下《甜蜜蜜》《小城故事》的庄奴,他是华语词坛三杰之一,地位与黄沾、乔羽并尊,竟然与天后邓丽君也是素昧平生。

词坛宗匠—庄奴

上面讲过的陈乐融与陈志远这对黄金搭档,缔造的经典简直不计其数:《再回首》《感恩的心》《永远不回头》《潇洒走一回》《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》。。。

陈志远老师去世的时候,有媒体记者捕捉到陈乐融在北京的消息,跑去采访他,最后发现两人压根就不相识,甚至连招呼都没打过,用陈乐融的话讲他跟陈志远就是“陌路知己”。

这班当年歌坛上最顶尖的宗师巨匠,从别人挑剩下的歌曲里捡出来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《故事的角色》《惦记这一些》《说声珍重》,再加上王杰创作的《安妮》《只因我爱你》《心里的呼唤》《别再说想我》《风和雾》,锻造成当年最畅销的梦幻大碟。

最后,王杰凭借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销量破百万的的傲人成绩,勇夺当年的唱片销量冠军,让当初拒绝过他的李宗盛几乎要惊掉下巴,再也无话可说。

要知道,王杰的成功看似偶然,也绝非偶然。他进入歌坛的时候,适逢台湾流行音乐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。

“黄金”体现在当时涌现出的音乐人,能够很好的抓住时代脉搏,把握艺术与流行的平衡点。像李寿全、陈志远、陈大力、陈乐融这班乐坛名宿,单打独斗尚且不输李宗盛,更何况,这还是一群教父级大咖的智慧结晶。

本文来自凤凰号,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。